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街头卖艺退役运动员称绝不让孩子再练体育

来源: 时间:2018-08-04 17:48:56

“街头卖艺”退役运动员称绝不让孩子再练体育

一个个怀着冠军梦的孩子很难想象,等待他们的除了成功的可能,还有伤病缠身之后自谋生路的艰辛。IC供图

曾经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体操冠军,如今沦落到王府井地铁口处卖艺乞讨。张尚武这个28岁,身高1.51米的小伙子这几天一直占据着各大媒体的版面。他在某媒体为其包下的宾馆房间里一轮又一轮地接受采访,说着一样的过往,向往着慌乱到来的未来——有人捐钱,有人提供工作,有人为其呐喊……这个小伙子茫然不知所措。他有点累了,经常把自己的关掉,有媒体给他打他也会直接摁掉。

张尚武事件一出来,就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有人怒其不争,有人指出这境遇是他的性格原因造成,但更多的焦点指向举国体制的体育战略。一位博友留言说,张尚武的悲剧背后,是单纯追求金牌政绩的短视行为,体操、跳水等项目,小孩几岁起就开始在体制内培养,失去了受教育的权利,究竟有多少人能够成为奥运冠军?退役时除了累累的伤痕、薄弱的知识,他们还得到了什么?

在采访中,张尚武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我卖艺就是为了挣钱,给爷爷看病。第一次走下台阶去地铁通道的时候,那落差当然是有的。你想啊,从世界冠军到街头卖艺,谁能有这个脸?国家要是再不对退役运动员好一点……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除了张尚武,那些默默无闻的退役运动员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他们想对张尚武说些什么,又想对自己说些什么呢?

讲述人:镜子

现 状:退役后到一家事业单位

伤病缠身 生活艰辛

“卖艺的,我身边就有啊”

镜子(化名)第一时间知道张尚武的报道就到微博上留言了,她说自己是边看边哭,敲留言的时候眼泪还落在键盘上:“我就是一个曾经的退役运动员,里面的辛酸旁人哪里知道。”

镜子是南方某省省队退役的运动员,从四岁就开始练体操,后来由于身体原因,她中间转到技巧和蹦床。回想以往的生活,她用了“再也不想想了”这样的话来回答。因为伤病是留给她最多的记忆,现在的她腰间盘突出、颈椎错位,“都是那时候落下的毛病,现在一点粗重活都干不了了,想想都觉得难受。”镜子说,她的身体情况还算好的,她的队友有十三岁就双腿粉碎性骨折的,还有颈椎上钢板的,甚至还有瘫痪的……

身体上的痛苦如果说还能克服,那精神上的阵痛的确让镜子难以忘怀,“说真的,当时由于成绩不是很突出,就想到要退役,但是退役前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想跳河”。

“为啥想跳河呢?”

“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社会,茫然,大脑空白,不想走出去。”在赛场上我们是“高手”,但是在社会上我们是新鲜人,曾拿到过全国冠军的镜子说。

领了一年的基本工资,档案户口返回原籍,镜子就退役了,她用了一个特别消极的词语:就自生自灭去吧。

这个时候,镜子他们就会面临不同的命运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有钱的人家不用愁的,花钱可以给孩子买个学位,或者出钱给孩子去做生意。”镜子还算不错,成绩好,就分到了一家事业单位做后勤工作,“其实这工作也是谈了半天才谈下来的,其中的事情不能说的,我们还有队友去搞卫生的。”

镜子知道,她必须要学习,“以前在队里上课根本学不到什么,就上半天课,其余时间就训练,大赛之前的半年就开始停课,全力以赴地训练。”然而上课并不是镜子想象得那么容易:首先身体上的痛苦让她难以坚持,坐一个多小时,身体就痛得受不了;另外老师讲得太快了,根本来不及理解。就这样,镜子的3年成人大专上了5年才拿下来,现在是攻读本科的最后一年,“不学真的不行,但是也不能停掉工作,手停口停啊。”

看到张尚武去卖艺,镜子想到她的一些队友,“他们就有卖艺的啊,有的在酒吧里表演,翻一翻跟斗什么的,观众也爱看,过年的时候就去给商户拜年讨利,给商户们表演,一天说是能赚上上百块,刚开始也有到街头表演的。”

镜子的诉说让人心痛。

“现在身体的理疗谁来管呢?”问。

“理疗一次几十到上百,能不去就不去了,不能按医生的疗程去看,要是真那么看,一个月数千块,家里的老人怎么办?吃怎么办?住怎么办?”镜子的生活很艰辛。

“你觉得退役运动员最需要的是什么呢?”

镜子脱口而出:“我觉得起码退役后要给我们全日上课读书的机会,在此期间给足够的生活保障,提供医疗保障。”

讲述人:随和

现 状:高考获体育加分30

26岁在读大二

“绝不会让孩子再练体育”

随和(化名)现在的生活就像他的名一样很简单,“不去想那么多,只要简单快乐就行。”他是在某省队练习射击的,这么多年来他们队就出来一个奥运冠军,其他人都在退役后自寻出路,“现在补偿金多了点,一次能拿10万左右,再说在我们南方来的家庭条件还行,出现张尚武的概率不大,但是也有。”

“失眠啊,那是肯定的。”随和说,退役前一天晚上,他和队友们都会失眠,因为不知道自己将来能够做什么,一晚上都在想,“只要有个工作就行。”另外,文化课也是他们退役后面临的问题,“上大学大家都想上,但是除非特招的不用考,剩下的都要去考,我就去考了,有体育加分30分,但是也考了好几年才考上,试题那真不是一般的难。”26岁的随和今年才上大二,“比班上同学都大好几岁。”

“将来会让小孩走体育这条路吗?”

“绝对不会!”随和斩钉截铁地回答。

讲述人:飞舟

现 状:激流回旋项目退役

现状不明

“张尚武的事情太平常了”

在里有不少退役运动员群,不少群里面都在讨论张尚武这个话题。有的退役运动员对此很漠然:“张尚武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样的事情多了,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有的退役运动员说:“张尚武的事情太平常了,看到报道觉得一点都不惊讶,没什么奇怪的,这是我们大家都要面临的问题,只不过程度不一样。”

飞舟(化名)是练习水上项目的,刚开始参加训练的时候是练赛艇,后来改练激流回旋项目,最高名次拿到过全国冠军。说起退役运动员的话题,他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大家都知道,运动员的文化底子薄,社会经验不足,这跟长期专项训练有很大关系,虽然我们在竞技赛场上能够为国家争得较高荣誉,但当竞技能力下滑时就只能考虑退役,退役就面临一个生存问题,一个选择问题,无论是留在体育系统工作,还是自己创业,或是组织安排到其他单位去工作,都需要文化底子和社会经历作为基础,在这个时候运动成绩只能代表过去,一个新的历程是从零开始的,绝对是一个新的挑战和困难。”

飞舟说,当时他们入选进队培训的时候,梦想可大了,“看到别人在电视上出现、拿冠军那个羡慕。”然而又有几人能拿到奥运冠军、世界冠军呢?

“没办法,没办法,混出来的毕竟少数,我们就有队友退役后去当门卫的,还有去4S店去卖汽车的,你得生存啊。”飞舟说。

体大教授麻学田:

张尚武还有很多 须从制度上解决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麻学田一直关注张尚武事件,他说这个事件不是偶然的,有其必然性。在他的印象中,退役运动员找工作困难的现象“有不少”,“退役运动员都是一批压一批的,年龄大了,出不来成绩,就得考虑退役问题,这个问题必须从根本上解决,要不然会影响以后的体育发展,如果做父母的看到出路并不是那么好,谁还送孩子去练体育。”

麻学田最为关注的是退役运动员的文化学习,“他们大量的时间都用来训练了,学习的时间很少,在上学方面应该给予一定的照顾,能上什么层次的学校尽量让他们上什么层次的学校。”

麻学田介绍,现在有退役运动员免试上研究生的一个政策,但是这个门槛太高了,“必须是奥运会、世界杯、世界锦标赛三大赛的最近三年的前三名,达到这个要求的很少很少,多数还是成绩并不是很理想的。”

伤病问题一直困扰着退役运动员,麻学田也接触过一些伤病运动员。他说,运动员在退役后应该给予不同程度的医疗保障,“大病要照顾,小病也要予以关怀,不能让他们日后还为这个担忧。”

麻学田说,归根到底退役运动员问题还应该从体制上予以解决,“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出来一个张尚武,就解决一个张尚武的问题,解决不好,张尚武还有很多。”他建议,应该成立一个退役运动员保障机构,从制度上,从政府层面真正予以解决,不能依靠社会力量,社会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