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熊丙奇教育局长之自杀控诉了什么

来源: 时间:2018-09-23 19:05:58

熊丙奇:教育局长之自杀控诉了什么

河北武安市教育局原局长在被免职当夜突击调动上百农村教师进城一事,在事发两个多月之后,终于有不太确切的进展。据《燕赵都市报》11月27道,虽然此前武安市调查组的调查初步认定冯云生在局主要领导交接过程中存在失职错误,但未发现冯云生收受钱物。而近日,有友发帖称“冯云生被刑拘”,令此事再起波澜。

冯云生是否被刑拘,还需有关方面“确认”,但是,这一事件本身,却已向公众传递了一个“确切”信息:教育局长作为教育系统长官,权力无边,一夜之间就能突击调动上百教师。而此事所传递的一个“不确切”信息是:事发之后,有关方面很快调查宣布没有腐败,证明教育局长的本事还真大。

权力大、本事大,教育局长应该是有“能耐”的,可同样在河北,11月18日,蔚县教育局长葛祥自杀身亡。据报道,就在自杀当天,他还为了学校孩子烧煤取暖的事情和两个校长一起去开滦煤矿集团公司要煤。

《南方都市报》11月25日的报道说,11月21日,一辆面包车悄无声息地把葛祥的遗体拉到了殡仪馆。“葛局长的死,对河北蔚县的教育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一位中年老师说,“我们老师都十分担心,这样一个实实在在干事的人走了,谁知道以后又是个什么样子。”

“他太痛苦了,为啥别人叫他‘葛疯子’?那是因为周围的人都糊弄他,啥事都指望不上别人,搞煤炭、盖楼……只有亲自到处跑。”一位知情人感慨,“如果上面有人支持他,或者周围有人理解他,他都可能不会走这条死路。”葛祥自杀身亡的第二天,教育局召开紧急会议,要求:葛祥同志英年早逝,此事不流传,不讨论。

葛局长之死,又给公众传递了什么信息呢?教育局长没权,“啥事都指望不上”;教育局长没本事,“如果上面有人支持他,或者周围有人理解他,他都可能不会走这条死路”。

两个教育局长放在一起,形成多么鲜明的反差:一个有权有势,另一个孤立无援。按照世俗的评价,前者“混”得不错,后者“混”得很差,差得连自己身前工作的部门,竟然做出“不流传,不讨论”的紧急要求。有老师说:“我们老师都十分担心,这样一个实实在在干事的人走了,谁知道以后又是个什么样子。” 可是,官员们也会如老师们所想么?就是在身前,葛局长是否在同行那里——教育官员——有好的评价也难说:你这样当教育局长,让我们其他教育局长情何以堪?你这样当局长,弄得整个局是清水衙门,当官就成了苦差事……

一心办好教育,身为一县教育当家人,却以极端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葛局长的个人悲剧。他其实也可以有权有势、混得很好的,只需稍微向冯局长学习,“好好”当自己的官,盘活手中的人事权和财权,就足以过着风光的日子。而这样的个人悲剧,发生在今天的教育中,实在是教育的悲剧。我们不知道葛局长选择极端方式时的内心所想,但从报道中,我们所能感受的是,在当地,教育投入不到位,局长东奔西走,要的是对教育条件的基本保障。但对这样的基本要求,“ 上面”却不支持。

就在葛局长选择自杀的同一天,11月18日,全国中职和中小学学习实践活动指导小组召开第二次工作会议暨经验交流视频会。河北省委教育工委书记、河北省教育厅厅长刘教民在会上发言。他介绍说,河北省积极创新活动载体,突出特色,在全省中等职业学校和中小学广泛开展“三访六问”。“三访”的主要对象是学生家长、学校教职工和社区群众,重点了解他们对学校推进素质教育、加强教育教学改革等方面的意见建议。这些活动的开展使得师德、师风建设,校风、教风、学风有了明显转变,树立了教育系统的良好形象。

这又是一层反差:一个县的教育局长为无法解决当地学校办学条件差的问题而痛苦地选择自杀,而所在省的教育厅长却在大谈教育系统的良好形象。在这样的“大局”之下,葛局长的个人悲剧,将很快被“教育经验”所覆盖,被当地遗忘;而我们也担心,类似葛局长这样的还一心想着办好教育的“傻”局长,将越来越少。

有人称,葛局长在对教育的现实进行“死亡控诉”。那是针对办好教育的理想而言。而当办好教育的理想不复存在,葛局长之死,就是现实给人们以现实的教育:现实的教育环境,会让人越来越现实,逼着大家放弃理想,这样的教育,正如老师们所问,“谁知道以后又是个什么样子”!(作者 熊丙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