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温州瓯海书记杀情妇案侦结碎尸抛入大海

来源: 时间:2019-01-24 18:24:18

温州瓯海书记杀情妇案侦结:碎尸抛入大海

邵慧灵

谢再兴

作案后,谢凭借超凡的心理素质回到温州,继续当瓯海区委书记,并安排专人拿着邵的在全国各地漫游,给邵家人制造一种“妹妹在全国各地游玩”的假象。

4月的浙江三门县阴晴难定,天空中不时飘洒着毛毛细雨,似乎诉说着六敖镇上街村邵家两位老人的悲痛。

尽管女儿们一再隐瞒,亲戚们也不敢上门走动,但老人还是从街坊邻居的异样眼神和窃窃私语中拼接出了真相——“小女儿邵慧灵被人杀死,至今尸骨无存”。

作为母亲,邵老太多次哭喊着“要去杭州把小女儿的尸体找回来”,但被家人劝阻,两次登门邵家,均目睹了这一情景。

在邵家人陷入“尸骨无存”的巨大悲痛中时,4月23日,温州传来知情人士的消息,“经过多方努力,警方动用高科技手段,最终在温州附近的海域找到了被害人邵慧灵被肢解的尸体”。

“尸体已找到。”5月4日,再次向杭州警方相关人士求证,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这一消息让司法机关“兴奋”,也意味着案情有了重大推进——此前,因涉嫌杀害情人邵慧灵,今年3月底,温州市瓯海区原区委书记谢再兴一夜之间闻名全国。根据他向侦查机关的交代,杭州警方和温州警方已联手在温州附近的海域里打捞尸体数日。

“这个案子影响很坏,凶手不光身份特殊,作案手段也很恶劣,有碎尸情节,抛尸大海后给警方的破案增加了不少难度。”5月25日,杭州市检察院有关人员透露,“谢再兴一案已侦查终结,检察机关目前正对案件进行审查”。

四姐猜测妹妹出事了

被杀害的邵慧灵生前系浙江省老干部局一名年轻干部。在老家人的眼中,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邵慧灵是“村里飞出去的金凤凰”。位于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六敖镇上街村的邵家二老,生有五个女儿,邵慧灵排行老五,但正是这个最小的女儿,让全家人在乡里挣足了“颜面”。

但今年年初,最有出息的小女儿却离奇地失踪了……

“在最后一次通话里,慧灵说自己要出国,然后就莫名其妙断了。”邵家人回忆说。

这让和邵慧灵姐妹感情最好的四姐邵素成很不安,妹妹的一直未关机,却不接。

任凭邵素成变换着用多个打过去,妹妹就是不接,回复的短信内容也很短,诸如“姐姐,我在外面散心,过几天就回去”、“姐姐,我在哪哪玩,不要担心”等等。

也许是姐妹之间心有灵犀,邵素成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到妹妹的单位找人,老干部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邵慧灵已在2009年11月底辞职,且辞职前邵的状态有些异常,以前很少迟到的邵居然经常不来单位上班。

邵素成很自然地联想到了温州市瓯海区区委书记谢再兴——这位曾在三门县当过县长的官员。邵素成找谢再兴询问妹妹的下落,谢称自己“也不知情”。谢再兴冷漠和厌烦的态度,让邵素成更加坚信,“妹妹已经出了事,而且肯定和谢有关”。

邵家人中,只有邵素成清楚妹妹和谢再兴之间的关系。

1962年出生的谢再兴,系浙江台州市临海县人,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先后担任过台州市天台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三门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

与谢相比,出生于1977年的邵慧灵小他整整15岁。大学毕业后,年轻的邵有过在乡镇锻炼的履历,后任三门县团委副书记。2002年,邵到浙江团省委挂职权益部部长助理后,升任三门县团委书记。

二人的履历显示,在2006年前,谢、邵都在三门县工作,有较长的“交集”时间。

一个是年轻有魄力的县长,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团县委书记,知情人士称,二人在上下级的工作关系中“擦出了火花”,逐渐发展为情人关系。

据三门县一政协委员回忆,在三门期间,邵对谢“跟得很紧”。“谢县长到哪,都喜欢带着这位年轻的团委书记;甚至在一些私下的酒局饭桌上,谢更是不避讳,邵通常紧挨着谢入座。”

即便离开三门,二人也走了个“前后脚”。2006年6月,谢再兴异地交流任温州瓯海区委书记,而邵在谢的运作下,也离开了三门,调进了浙江省老干部局。

为“光明正大”不惜“造假”

在一群中老年干部中,年轻的邵慧灵显得有些耀眼,浙江省老干部局相关人员向回忆,“邵进来后,起初开着一部30多万的迷你小宝马,后来直接换了辆大宝马”。

邵调到省老干部局后,谢时常奔波400余公里,到省城杭州过双休日。为了两人能够长相厮守,堂堂区委书记不惜铤而走险。

2009年4月7日,瓯海区政府印发了一则任免通知,决定“邵颂乔同志任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政府驻杭州办事处副主任(该同志系浙江省委老干部局挂职干部)。”

干部的任免,有着严格的程序和规定。有趣的是,瓯海区有关部门在没有接到上级组织部门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仅凭一份所谓的“省委老干部局关于邵颂乔挂职的传真文件”,就任免了素未谋面的邵颂乔为办公室副主任兼杭州办事处副主任。

谢再兴案发后,有关部门查实,邵颂乔和邵慧灵为同一人,邵颂乔为身份证用名,邵慧灵为曾用名。

“省委老干部局的这份传真文件,是谢书记批转过来的,谢书记当时再三强调,任免邵颂乔是省里面的要求,必须办好。”瓯海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坦陈。

照此运作,在谢的精心安排下,邵不但可以领着“双份”工资,但凡谢到杭州办事,身为办事处副主任的邵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陪同。

邵一直未婚。在邵慧灵的邻居、儿时的一个玩伴眼中,年轻时的邵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很开朗、很素雅,“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嫁人,她的家人为此很着急”。

关于谢、邵之间情感纠葛的细节,在温州采访到了三种“版本”。知情人士称,据谢说“自己实在是被这个女人逼得没有退路了”;而瓯海官场传有“新欢说”——谢在任瓯海区委书记期间有了新欢,引起了邵慧灵的怀疑和嫉妒,两人产生了矛盾,谢遂起了杀心。“邵跟了谢很多年,已经30多岁,不愿再当地下情人,硬逼着谢跟妻子离婚,但谢为顾及影响没有同意。”温州坊间亦有此“逼婚说”。

接近案情的人士称,邵慧灵死得有些凄惨,被碎尸,大部分尸体被抛到了大海。关于作案手法,坊间则流传着两种版本:一是“谢再兴雇凶杀人”,二是“谢用被子将邵闷死”。

谢作案后曾谋划“出国”

作案后,谢凭借超凡的心理素质回到温州,继续当瓯海区委书记,并开始部署“后路”。谢安排专人拿着邵的在全国各地漫游,给邵家人制造一种“妹妹在全国各地游玩”的假象。

另一方面,谢以其在温州的房产为抵押,秘密从银行贷款,谋划“出国”。

在谢再兴的指示下,今年3月中旬,瓯海区政府给温州市外事部门打了一份“因公出国考察”的报告。报告称由谢再兴担任考察团团长,拟组团于4月5日前往南非、埃及、阿联酋等国进行公务考察,考察事由为“瓯海正处于大建设、大发展时期,需要去国外汲取城市开发经验”。报告上交后,瓯海区政府多次催促,希望能尽快批复。

温州市外事部门进行了认真审查,发现报告中的考察内容非常“虚”,欠缺实质性的考察内容,遂拒批退回,并要求补充具体、详实的考察内容。但瓯海区政府并未补充任何材料,直至案发。

“幸好有关部门卡得及时,否则负面影响就更大了。”案发后,温州市委有领导感慨,如果谢出了国门,他可能就成了第二个“杨湘洪”——2008年10月,温州市委常委、鹿城区原区委书记杨湘洪带队前往西欧公务考察,后滞留不归。

在谢酝酿“出国”大计的同时,邵慧灵的四姐邵素成也加大了“告状”的力度。这个坚强的女人,一面向公安机关报案,一面向浙江省纪委不停地反映相关情况,坚称“妹妹已被谢再兴害了”。

公安机关立案后,对失踪的邵慧灵的进行了监控,有一次定位,居然发现在温州,通过缜密侦查,警方很快找到了线索。抓捕谢再兴前的保密工作做得“密不透风”。

3月27日,谢再兴回到台州市临海县城的老家,为儿子考上公务员摆酒庆贺。这一日,他还以“清明节因公务不能回家扫墓”为由,提前祭祖。3月28日,谢再兴被浙江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带走。

3月29日上午,温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昌荣代表市委来到瓯海宣布:“即日起,由瓯海区区长厉秀珍暂时主持瓯海区委全面工作。”随即,纪委工作人员对谢再兴的办公室和他在瓯海宾馆的临时住所进行了封查。

3月30日,瓯海区人大常委会召开第30次会议,审议浙江省公安厅关于谢再兴(温州市瓯海区原区委书记)涉嫌刑事犯罪的函,并作出罢免其人大代表职务的决议,并许可浙江省公安厅对谢再兴采取强制措施。

4月2日,浙江省纪委作出决定,给予涉嫌刑事犯罪的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谢再兴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4月5日,杭州市检察院经审查案件后认为,犯罪嫌疑人谢再兴涉嫌杀害邵颂乔(曾用名“邵慧灵”),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对其作出批准逮捕决定。落后,谢再兴很快交代了自己杀害情人的事实。

“作案的第一现场就在杭州市西湖区某高档住宅小区邵慧灵的住处,为了掩盖犯罪,尸体被肢解后,又从杭州被运到温州瓯海附近的海域抛沉。”据接近案情的人士透露。

对善意提醒他一笑了之

2006年7月下旬,作为浙江省委圈定的19名干部之一跨市交流担任县(市、区)党政正职,“60后”的谢再兴由台州市三门县县长交流任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

“这个人(指谢)嘴巴比较会说,来瓯海后也想有一番作为。”瓯海区委一领导介绍,瓯海区一直处于“有城无区”状态,城市的老房子多,没有高楼大厦,完全看不出城区的味道,“谢来后,曾试图改变这种状态”。

“本人作为中共瓯海区委书记,必须带头做到廉洁从政”;“切实负起党风廉政建设第一人的职责”;“严格要求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绝不利用职权和职位为他们谋取私利”……担任瓯海区委书记后,谢再兴还曾公开作出如此“廉政承诺”。

但实际行动却不尽然。

据悉,在父亲去世后,谢再兴曾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将消息传开,结果瓯海区机关和乡镇的头头脑脑纷纷赶往台州临海,前往吊唁的车子排成了长队,声势颇为浩大,而谢也借机收取了巨额礼金。

此事后被举报,温州市纪委派员进行了调查,谢以“临海风俗——做白喜事不收礼金不吉利”为由进行过辩解,但迫于压力,谢最后不得不退还了部分礼金。

“谢当时收受礼金多达几十万元,实际上是很严重的违纪,但最终查处的结果还是不彻底。”温州市委机关一名官员感慨,“如果当时撤了谢再兴的职,也许对谢是一种挽救,也就不会出现后来如此严重的刑事犯罪了。”

“谢最早是浙江某师范院校的一名老师,人很随和;从政后起了变化,比如,他对衣着和自己的形象很讲究,我听到下面对他男女作风问题的反映后,曾善意提醒过他,他却一笑了之。”中央驻浙一媒体同行告诉。

而台州市一名与谢再兴相熟的作家,在其《曾经的谢再兴,一位谦和热情的好老师》博文中称:“谢老师离开学校到组织部后,成了台州官场炙手可热的人物……再后来,说到谢老师,大家会扯上那位比他小15岁的三门县原团委书记邵慧灵。那一年,三门有一个活动邀请我当评委,邵慧灵也在,邵气质一般,但皮肤白皙,跟头发已显稀疏的谢老师相比,显得十分年轻……谢老师这些年来始终无法跟妻子步调一致,想离婚而不得,导致情感的沉沦……他把感情寄托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奈何这个女人野心太大要得太多,要了钱要了权还要名分,把谢老师逼向不归路,最终也误了卿卿性命。”该作家认为,谢之所以下场如此,是因为“谢老师这一生遇到两个错的女人”。

无独有偶。邵的一校友认为,正是邵和谢一场“错误”的相识,所以导致了邵的悲剧。看到,这名校友这样在上留言:“闭上眼是你年少时青葱的脸庞,可如今却不知你魂归何方?似你这般冰雪聪明,却在错误的时间碰见错误的人。”